家长学堂网
小字大字

当可以选择孩子性别的时候

2014年11月14日 生男生女 暂无评论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努力寻找一种能决定孩子性别的方法。民间更是流传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偏方:传说,在床垫下放一把剪子就会生女孩;放一把斧头会生男孩。求子(女)心切的人没少试过,并不见灵验。最近,又出现了五花八门的“新理论”,诸如让女性改变饮食结构(吞食巧克力和生菜,吞服咳嗽药等);特殊的阴道护理方式(酸性、碱性以及应不应该冲洗的问题仍无定论);择时性交可以决定生男还是生女;更有花样百出的床上游戏凑热闹(有人传某种性交姿势可以确保生出龙凤胎)……

  看来,在孩子性别的决定权上,人类早就有了“试与天公比高”的决心。只是苦于一直没能找到百分百确定的答案。但是,无论上天怎样躲藏,人类还是发现了生男生女背后的秘密。当X、Y染色体的密码被科学公认,人类就更加跃跃欲试地想把性别的决定权从上帝的手中抢回来。

  ◆科技成为理想后代制造者

  最近,美国弗吉尼亚又一家生育诊所隆重开业。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这家诊所与其他诊所的不同之处就是,它提供一项有偿服务——帮助夫妇们决定胎儿的性别。

  事情还得从1987年说起,当时,美国农业部的研究员发明了一项适用于农场的选性技术,即借助“流动细胞仪”把动物的精子按其含有X染色体或Y染色体的不同而加以区分,这样就能确保繁衍的牛都是母牛,以便满足产奶的需要。几年后,“基因和IVF研究所”(GIVF)取得了世界范围的独家经营许可,将这项技术改造升级为适用于人体的“微选”技术(Mocrosort)。1993年,该研究所开始为有遗传基因病史的家庭进行临床试验(例如有血友病、红绿色盲等遗传病)。消息不胫而走,GIVF后来开始受理希望通过该技术得到“理想后代“的电话咨询。2000年初,该机构开始接受寻求家庭性别平衡的人前来就诊。

  ◆如果说当今“微选”技术再次点燃了人们的希望,似乎科学已经找到了决定胎儿性别的方法。问题是,它真的灵验吗?如果是,它合乎道德规范吗?

  性别选择可能做到,安全性似乎也还可以,费用尚能接受,然而,更多问题有待解决。“微选”技术对预防与X染色体有关的遗传性疾病有一定的价值,但是仍有不少人置疑——用它来平衡家庭性别,道德上行得通吗?

  孩子性别是这样被决定的

  其实,“微选”技术的原理相当简单,就是在女方的排卵期到来之前,GIVF研究所对男方精子进行采样筛选,女方需要服用一片刺激卵泡排卵的药(如克罗米芬)。如果植入母体的精子含X染色体,则受孕成功后的胎儿为女婴,反之,如果植入母体的精子含Y染色体,那么未来出生的胎儿为男婴。

  通常,一份精液采样含携带X和Y染色体的精子的机会各占50%,X染色体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多出2.8%左右。研究人员借助流动细胞仪,通过采用荧光比色的方法测量每个精子中的DNA含量,含量高的精子通常容易吸收更多的荧光物质,所以闪亮度高,辨别出所需要的精子后,便可以用仪器将其分离出。为确保精确度,科学家还要用另一种与染色体相连的色板测试经过筛选的精样,通常含X染色体的精子呈粉色,含Y染色体的精子呈绿色。筛选出的精样在科学家的监督指导下与卵子相逢,然后再通过人工或者子宫孕育出“理想”的“准宝宝”。以上所述的就是现代科技对孩子性别干预的全过程。

  虽然相关数据尚未得到专门证实,但GIVF的成功率已经相当高。女婴的成功率为88%,男婴的成功率为73%,“理想”精子和卵子的结合成功率为17%。由于并没有太多人选择自己决定未来孩子的性别,因此,大多数的保险公司未将“微选”技术纳入保险项目之列,所以,承担这个过程的大部分费用由GIVF研究所基金承担。但根据疗程的需要,每次试验都要向每对夫妇收取2500~3500美元的费用。

  目前,“微选”临床试验受美国食品和药品局监管,它给GIVF制定了严格的操作规则。从目前出生的300个“微选”宝宝来看,通常容易发生的一些问题还没有出现。试验将继续到至少750个宝宝被“制造”出来。一年来的试验表明,这些宝宝跟未使用这项技术受孕的宝宝一样健康。

  ◆扮演上帝的角色?或服从上天的安排?

  性别选择可能做到,安全性似乎也还可以,费用尚能接受,然而,更多问题有待解决。“微选”技术对预防与X染色体有关的遗传性疾病有一定的价值,但是仍有不少人置疑用它来平衡家庭性别,道德上行得通吗?

  此话题一经提出,即在社会上和科学界引起了争议。为明确出发点,GIVF设定了特定的标准来决定平衡家庭的候选人。目前,90%的“微选”用户都合乎标准。其合作对象:已婚夫妇,有一或几个同性别孩子,非常希望下一胎是另一种性别,暂不考虑大于39岁的女性。至于更深入的道德问题,留待夫妇们自行解决。

  30岁的丽姿,纽约长岛人,三个男孩的母亲,她一直渴望家里有个女孩子,“我和母亲关系非常好,很想有个女儿,像我和我母亲一样亲。”她在GIVF接受过3次试验后,终于怀上梦想的女孩。其间,她和丈夫难免经受了一番道德的拷问,但她认为既然上帝使这种技术成为可能,就一定希望人们去用它。

  纽约州的BonnieSteinbock,哲学教授,专门研究性别选择的道德问题。她认为,现代家庭呈小型化趋势,要是你只打算要两个孩子,自然希望一男一女,这合情合理。但她仍然奉劝夫妇们检查一下自己的真实动机:你真的特别想要个男孩或女孩?想得发狂,以至于不惜牺牲自然孕育的最亲密接触,而宁愿花上数千美元,跑到冷冰冰的地方去制造一个吗?

  事实上,性别主义正是“美国生殖药物社团”(ASRM)担心的问题之一,它反对第一胎就使用“微选”技术(GIVF也赞成),担心可能因此导致性别歧视。他们希望先看到两个独立的研究机构提供更有说服力的数据,然后再做权衡。目前,ASRM所持的态度是:只要夫妇们了解自己承担的风险,愿意听别人对这种不现实的性别期待在作何建议,而且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表示愿意接受,那么,这项试验就可以继续下去。

  另一种担心是全球化。这种技术一旦传入那些性别歧视严重的国家,岂不是会以清一色的男人社会告终?科学家们指出,人类的繁衍生存离不开女性,即使这些国家将“微选”技术变成一种常规操作,用它来保持家庭的平衡,那也比堕胎或弄死婴儿,除掉自己不想要的性别更好。

  ◆考虑一个问题——性别选择适合你吗?

  从生育心理的角度看,考虑该不该做胎儿性别选择的过程,是我们严肃地探讨自身价值和家庭梦想的好机会。如果你从未想过,建议从下列问题开始:

  ●为什么特定性别的孩子对你如此重要?仅仅为了使家庭更平衡?还是有其他深层原因?由于重男轻女或重女轻男的传统观念,你可能正承受来自家庭和社会文化的巨大压力。也可能从你的童年到你的后代,因为自己的性别遇到很多麻烦和痛苦。

  ●事与愿违怎么办?再先进的技术也不是100%有保证的。万一生出来的宝宝不是理想的性别,你打算放弃努力,或打算以后再收养一个吗?你会不分性别地无条件地爱所有的孩子吗?

  ●你有经济能力负担吗?每做一次试验,光手续费就要3500美元。而且还得去美国,目前国内并无此项服务。如果夫妇双方对上述问题意见很难统一,或发现自己选择性别的动机不“健康”,建议先咨询专家,解决相关问题。

  ◆下一步怎么办?

  无论争议以何种形式进行,“微选”都有可能通过FDA的检测,这就意味着这一技术有可能在全美治疗中心获得许可。如果我们可以事先扫描胚胎,选择婴儿性别,接下来又会怎样?设计婴儿吗?

  精子分类是接受“优生法”道路上迈出的一步,即通过基因来优化人类的科学。克隆技术和“人类整组遗传基因项目”就是为了使人类基因图谱更加清楚,以便于利用基因来治疗各种疾病。随着这些技术的突飞猛进,连科学家自己都困惑了:有朝一日,“制造宝宝”真的会像订比萨外卖一样容易吗?莫非“请给我来一个蓝眼睛、有网球天赋的男孩”一句话就能定乾坤?对此,来自公众方面的怀疑相对较少,专家们听到想尝试这一技术的呼声比反对的声音要高。

  也有些夫妇很慎重地咨询各方面的信息,虽然求子/女心切,但经过反复权衡后,最终还是决定不借助这项技术来“平衡”家庭性别。他们尊重别人使用这一技术的权利,自己呢,还是愿意听天由命,看看运气如何。虽然科技给大众提供了一种选择,但大多数人仍然愿意顺其自然。其实,无论男孩女孩,宝宝的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医生的观点如何?

      作为一名医生,我热切关注每一项可能造福于人类健康的医学进步,但对“性别选择技术”(即通过人工干预手段决定未来胎儿性别,又称“精子筛选技术”)在临床上的广泛推广,现阶段我本人持谨慎态度。这里姑且不论该项有偿服务在生殖伦理方面可能引起的巨大争议,单就技术层面而言,尚有许多重要课题有待于进一步解决。

  众所周知,任何医学技术的进步要实现从实验室研究到临床大规模应用的跨越,其安全性必须“达标”。而对于关乎下一代健康的生殖技术而言,对安全的要求无疑更加严格。借助Mocrosort方法在体外筛选精子,除了能够决定未来胎儿的性别,是否会影响精子的正常生物活性?是否会对精子所携带的其他遗传物质产生某些潜在不利的影响呢?这样干预后出生的胎儿,他们未来长期的健康状况和自然孕育出生的宝宝之间是否会有差异?仅通过分析动物试验及小样本临床研究的结果,尚难得出令人彻底信服的结论。这些疑问依然有待于通过进一步深入细致的临床研究来一一解答。

  当然,如果未来精子筛选技术能够在安全性及伦理学管理等方面进一步完善,它将有可能给那些家族中患有性连锁遗传疾病的父母带去福音。以X连锁隐性遗传性疾病(比较常见的红绿色盲、血友病A均属该类遗传疾病)为例:当一个患病的男性和正常女性结婚生育时,如果他们未来的宝宝是男孩,那么恭喜他们有了一个健康的宝宝;如果他们未来的宝宝是女孩,那么,她一定是一个致病基因携带者。

  对于X连锁隐性遗传性疾病而言,男性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发病、要么健康;而女性则可能出现发病、健康及致病基因携带者三种情况。因此总体上看,在出现过红绿色盲、血友病A等X连锁隐性遗传性疾病的家族中,发病的多为男性,而女性常常表现为致病基因携带者。在这种特殊情况下,采用精子筛选技术来干预未来胎儿的性别,可能会对即将出世宝宝的健康产生某些积极的影响。

  但即使是对于这样的家庭,他们依然要面临技术安全性及伦理选择等诸多问题。同时性连锁遗传疾病本身的发病率就比较低,在这些家庭中正确应用此项技术而产生的健康效应,对于整个人群并无推广意义。

  不过,人类对生命奥秘的探索,本身就是一项不断认识自我、征服自我的伟大历程。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人类最终能够在健康诉求和伦理取向之间成功地找到一条行之有效的解决之道。

  ◆你记得天使有性别吗?

  记忆中的天使总是张着一双小翅膀飞舞在上帝的花园中,他们的私处被一双蜷起的小胖腿遮住,似乎是要保守住这惟一属于他们的秘密,也或许根本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性别,因为他们是天使,人们对天使的爱是无条件的。

  那么人为什么要在乎自己孩子的性别?是否是内心还残存着“男尊女卑”的念头?又或是想要养个“芭比娃娃”来满足成人的游戏心态?

  医学的发达,为人类点燃了无数希望的火种,我们可以幻想生命的延长,年轻美貌再不会瞬然流逝,但性别的提前甄选决定,却让我不能接受。当你想像着精子和卵子结合在一起那一刻的神奇,由一个受精卵渐渐衍变成一个生命体在母体内成长发育,出现胎动时感受到的无比欣喜这是怎样一个奇妙的过程。我宁愿怀揣9个月的好奇,等待上天揭晓这个最被期待和祝福的答案。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

Copyright © 家长学堂网 保留所有权利.   主题  Ality 陇ICP备15000386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