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学堂网
小字大字

孕酮对孩子日后成长发育的影响

2015年09月20日 全程呵护文摘 暂无评论 阅读 482 次

  每一次怀孕都要靠孕酮。孕酮是促成极小胚胎与子宫壁结合过程中的一个最重要条件。孕酮帮助胚胎卵形成胎盘,它将为胎儿提供9个月的营养。自然孕酮,即内源性孕酮(生成于你自己的身体),产生于卵子萌出的卵巢——黄体。大约在怀孕第4周以后,卵巢和黄体的分泌功能开始被胎盘取代,以便保证妊娠正常进行。逐渐地,胎儿的胎盘产生出足量的孕酮,接替卵巢保证妊娠对孕酮的需要。理论上,妊娠到了第8周,胎盘产生的孕酮量已经使作为分泌激素的器官卵巢的作用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历史上,医生给孕妇服外源性孕酮(来源我们体外的孕酮),其原因有两个:

  (1)避免“早孕流产”;

  (2)维持种植捐献卵子的正常生长环境,这是近些年才普遍实行的情况。服孕酮避免流产已经是过时的做法了。可是医生习惯了给接受卵子种植的孕妇在其妊娠前8周到前16周期间服用孕酮,以“帮助怀孕成功”。接受卵子的孕妇在妊娠早期要完全依靠外源性孕酮以保证胎儿正常的生存环境,因为这类孕妇的卵巢没有黄体可分泌这种激素。(是卵子捐献人——不是卵子接受人——排卵并产生黄体。)

  卵子接受人使用外源性孕酮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这种妊娠用孕酮的目的是使怀孕成功。但是这种妊娠需要用多少孕酮最合适——能用多长时间?医生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些医生开具的孕酮用药为10周,另一些为12周,还有一些为16周。

  12周的孕酮治疗比较合理(与16周相比)。到那时胎盘已经发挥作用了。服用8周的孕酮就可以停药。孕酮(作为治疗药物)在第8周之后就没有什么作用了。艾伦·基拉姆医生根据正常妊娠生理激素变化规律表达了他的看法,他认为一般怀孕8周以后,黄体不再分泌胚胎赖以生存的大多数激素了。

  “第8周以后,如果你把卵巢切除,胎儿照样生长。”基拉姆说,“我认为12周后再给孕酮是没必要的。”按照基拉姆的观点,妊娠早期是需要孕酮的,但在妊娠后期,你将分泌出足够的孕酮,如这时还服用孕酮那就肯定超量了。

  然而,许多医生,为了保险起见,会建议卵子接受人服用12~16周的孕酮。他们的理由也是可以理解的:高技术培育的婴儿来之不易(造价还很高),所以医生会想尽一切办法保证这类妊娠的成功。

  问题是,我们要考虑药物对胎儿的副作用,所以我们不禁要问,这种做法真的保险吗?这个问题之所以当作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提出来,是因为每年我们都有成千上万的妊娠妇女——那些有排卵功能障碍的妇女,那些怕流产的妇女,还有那些通过高技术手段才怀上孕的妇女——在服用这种外源性孕酮。

  因为绝大多数的孕酮的成分符合“自然形态”,所以许多医生认为这类激素药物是安全的。马克·苏尔医生就在他的哥伦比亚大学校医院使用孕酮,他认为孕酮的副作用很少:“你在她们怀孕的前12周到14周期间给她们补充她们孕酮的不足。你的身体产生那么多的孕酮,它可以使你给的激素失去效力。我们使用是微小的阴道胶栓,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孕酮可以直接进入盆腔血管:能被直接吸收。”医学遗传和儿科教授,母亲风险项目负责人吉迪翁·科伦也认为孕酮是安全的,因为20年来他还没遇到过孕酮导致儿童不正常发育的情况。

  但同时也有人不同意这种观点。有些生物学家和毒理学家专门研究孕酮对“生长的组织”——胎儿——的影响。安德森癌症研究所医务部研究型科学家、实验妇科一内分泌科主任洛弗尔·琼斯医生对子宫内胎儿在外源性孕酮作用下的安全性充满了担心。中期,琼斯从小鼠胎儿对小剂量药物作用的反应的实验研究中发现,孕鼠服用孕酮可引起婴鼠生殖系统异常。因此,琼斯认为,在给怀孕妇女服用孕酮之前应该对此课题做进一步的研究。

  问题又一次回到了孕酮给人带来的是好处还是危险上来了。药物给卵子接受人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没有孕酮就没有孩子。但是使用孕酮对其他情况——黄体功能减退和早期流产——是否也有积极的作用?对这个问题的分歧是很大的。

  虽然有确凿的证据说明孕酮对受捐卵子妊娠有养育作用,但孕酮对黄体功能减退及早期流产是否也有治疗作用目前还不清楚。因此,使用孕酮治疗这两种病情的效果仍存在争议。

  20世纪70年代进行的一项前瞻性双盲随机试验(最可靠的临床实验方法)显示,孕酮不能防止流产,这是艾伦·基拉姆的结论。在20世纪60年代,人们普遍认为孕酮有预防流产的作用。研究结果大有可为——直到实验允许使用安慰剂。当安慰剂用来进行随机双盲实验研究时,却显示孕酮并无此功效。到了20世纪70年代,孕酮治疗流产已被禁用。

  根据默里·恩金医生和他的合著人出版的《妊娠和分娩护理指南》(第二版)的观点,几项对早期妊娠使用孕酮的随机研究表明,找不到能够说明孕酮可以减少有阴道出血或习惯性流产情况妇女出现流产、死胎、新生儿死亡等危险性的任何证据。然而,这些研究还没能做到可以排除两个作用之中一个的程度(增加或减少流产)。

  一些医生还相信孕酮能够预防流产,所以继续给孕妇开这种药物。对于如何治疗黄体功能减退,基拉姆说:“医学界的观点是各不相同的。”50%的产科医生甚至不承认有黄体功能减退的存在,他们认为,即使这种情况存在,也不过是一种被夸大其词说法罢了。

  其他医生不同意这种观点。他们认为,流产的大多数病例说明这是自然淘汰有基因缺陷胎儿的方式,所以不应该用孕酮来阻止它。35岁以上妇女的高流产率的都是由于卵子或受精卵先天基因缺陷造成的——这些病状是孕酮疗法解决不了的。

  艾伦·基拉姆认为孕酮偶尔可能有安慰剂的作用。安慰剂起作用的标志就是病人服了药后感到病情“好转”(在本实验中就是保持怀孕),其实她服的那种药和实际能治她的病的药并无关系。安慰剂(一种“糖丸”,没有真正的药物成分)能够改善病情,一方面是因为病人对医生充满信心,另一方面是因为病人有在做医疗的心理暗示。基拉姆医生推断,孕酮预防流产的疗效可能是通过减少紧张程度和增强孕妇信心来达到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怀孕药物会引起黄体功能减退(表现为孕酮水平降低),结果胚胎在子宫里难以种植,从而减少怀孕的机会。“使用体外受精(IVF)药物会发生黄体功能减退病症。”马克·苏尔医生说。他阐释了接受不孕治疗妇女所面临的尴尬处境:治疗不孕的药物使你排卵,但排出的卵子发育不良,不能自动产生孕酮,所以你需要药物帮你补充孕酮。这样一来,为了“治疗”由怀孕药物引起怀孕病状,医生就可能给你开孕酮。科学的争论——会对胎儿造成长期的威胁吗?

  我们所得到的好处值得我们冒可能长期存在的风险吗?

  目前使用的孕酮药物种类及其药量对于孕妇来说是安全的。他们认为所给的孕酮就是要帮助胎儿得到所需的“自然激素量”,这是孕妇妊娠期间都有的,符合正常情况下孕妇所应达到的生理激素水平的量。

  胎儿在出生前所给的孕酮是自然的,却也是外源性的。这会不会引起长期不利的副作用现在无法知晓,因为在孕妇身上做临床药物实验是不道德的。不过,许多医生认为孕酮引起长期副作用不太可能,因为这种药物已经用了几代人,他们还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撰写本书时所采访的许多发展生物学专家及肿瘤研究人员说,我们目前对这种药物的研究还不够广泛深入,所以我们无法知晓这种药物对生长着的胎儿是否没有危害。这些科学家拿动物实验的研究成果做例子。他们说,自然形态的孕酮在妊娠期间以外源性方式给与怀孕的动物可引起异常;就因为这种激素药物是“天然的”,所以认定它是无害的——这种说法有带商榷。

  洛弗尔,琼斯医生认为,孕酮对成人无大碍并不能说明它对脆弱的、生长着的胎儿就是安全的。我们谈论对人无副作用的药物或化合物,但我们必须时刻记住胎儿不是个子小的成人。那些成人服起来安全的药物胎儿接触了就未必也安全。琼斯希望孕妇自己了解这些情况,自己学会理智选择孕期药物。

  我们所了解的东西应该让我们更加小心谨慎。动物试验的数据告诉我们,如果你怀孕了,使用对下一代有可能产生有害的影响。这种危险是隐性的。当然这种观点不是结论性的,但这种可能是有的。这是你的选择,它应该是一种清醒的选择。

  像霍华德·博恩医生、洛弗尔·琼斯医生和理查德·哈杰克医生这样的研究人员就特别担心胎儿在妊娠前6~9周期间——妊娠的头3个月——接触治疗用的孕酮。科学家们的担心基于动物实验得出的结果,因为到目前还没有拿人来做试验的先例,主要考虑到孕酮随胎儿的影响。然而,接触这种药物的雌性幼鼠——在生长阶段相当于人类6~9个月的胎儿——出生后生殖器官发育不正常。根据哈杰克医生的研究,动物最典型的异常表现有阴道黏膜角化,子宫内膜异位到阴道(这种异常情况也发生在服用了己烯雌酚的妇女生下的女儿身上)o一些研究者担心那些接触过孕酮的胎儿也可能有生殖管道的异常,虽然这些异常在她们成人之前不容易观察得到。

  可是许多医生并没有这些担忧,因为他们从未见到曾经用过孕酮的妇女生下的孩子在其青春期或成年期出现生殖器官不正常的病例。还有些医生把这个问题当成解决不了的问题。默里·恩金医生和他著作的合作者在其《妊娠和分娩护理指南》(第三版)中指出,因为这类实验迄今为止没有在人类身上进行过,所以孕酮(孕酮)对婴儿到底是不是安全的还无法知道。虽然对使用过孕酮妇女的随访研究大都是不受控制的而且它们均以轶事形式为主,但研究中提出的一些建议还是值得注意的:受孕酮影响过的胎儿增加心脏、神经、神经轴管患病的概率,还会有其他组织发育不良等病症,还有女胎生殖器男性化以及女孩是个“假小子”等情况。而其他研究没有显示这些不良影响,所以得出孕酮的安全性就像孕酮被认定的好处一样是一个开放性的话题。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

Copyright © 家长学堂网 保留所有权利.   主题  Ality 陇ICP备15000386号-1

用户登录

分享到: